YEE.::

戀物癖.:: 倔強症候群.:: 轻度强迫症患者.:: 不定期预/透支睡眠.:: 兩個以上算群居的無力群居者.::

不能抬頭就抬手機📱照樣有辦法看見抬頭才能看見的。
又是一宿痛苦未眠,一個噴嚏頸部痛到眼淚飆。

不知道#排山倒海#這招能對自己的使用麼⋯⋯
Hello,木頭人小愛
💍
電影結束了。我突然想起有個重要的人曾經對我說過的一句話「你不要指望輕易得到我的原諒。」
日子
傷 | 痛
九月
我 捨不得
結束在下個月之前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白 少了一顆
那晚幾記得紙媒朋友幾個坐在一飯桌前喝茶不記得怎麼就說到小時候看的雜誌,那個年代哪本最𣈱銷,哪本最有底蘊,哪本風格最突出,哪個作者最喜愛,乃至哪本幾度易主不同主編下發生了什麼變化全都記得清清楚楚,熱烈地邊討論邊回憶中更不少一拍即合所見略同。 最後我們都感嘆,都是基於這些雜誌的影響,我們當年才會進入媒體從事採編工作。以前期待所寫的文字變成鉛字,一不小心就經歷著一個時代的演變,現在所寫的文字轉化成各種數字化形式流傳。而基於當年的初心,至今依然眷戀在紙質的書刊上發表稿件。 今日我已離開這個行業,仍然和她們討論那個寫出「總有一種力量令我們淚流滿面」的媒體人失去自由的事,再次想起曾經那些對我們影響至深的媒體人,感到更多的嘆息,但已無以言表。

Thought via Path

趙本山只是讓遼寧話邁出了遼寧,真正讓遼寧話走向世界的應該是福原愛。 – Read on Path.

如果時光可以倒轉